May your dream come true......
 
***以下內文摘錄自5月17日義大利米蘭發行
   Controcampo weekly magazine
 
Title:
Maldini,最後的決鬥
~~~為了贏取獎杯,一切的一切,我們全都具備了!~~~
 
那間優美的十七、十八世紀英國殖民地風格的別墅中,今晨百葉窗打開的時間已是有點兒晚了......,在那間屋裏住著米蘭的隊長Maldini和他的夫人亞德里雅娜(Adriana),及他的小孩克里斯蒂安(Christian, 6years old)和丹尼爾(Daniel, 15 months )。窗戶開的晚,可能是因為紅黑軍團的隊長,前一天晚上為了贏得冠軍杯決賽資格,和球隊隊友們的慶功進行到很晚的緣故吧!
 
持續六天漫長Derby的最後,對戰球隊的會長莫拉蒂來到他們的更衣室,讚賞他們勇敢的戰鬥力,這群球員也對Inter會長的此種行動,報之以熱烈的鼓掌。
 
Maldini:雖然在這兩個微妙又重要的Derby戰中,敵我雙方、球迷之間都籠罩著一股劍拔弩張的壓迫感,不過彼此之間還是以很純粹的態度完成這場戰役,不管在球場上或是觀眾席上,都能看到一場好的演出。(哈哈,犯規還是不少啦,咱們家Sheva就是受害人之一...這純粹是譯者的意見...內文可是沒這樣寫的啦!)還有,Inter的會長來到了我們的更衣室,對選手們一一的慰勞,這真的是這場盛大的賽事一個很完美的結尾!
 
Q:米蘭能留下參加歐冠決賽是正確的嗎?
Maldini:這個答案絕對是 Yes。 在18 場的賽事中,比較重要的我們全都獲勝了。輸掉的四場比賽,全都是在我們已確定晉級下一回合比賽之後發生的。從這樣的結果來說,我敢說我們是十足有進入決賽價值的隊伍。
 
Q:從這幾週的比賽狀況看來,你認為米蘭能在決賽中獲勝嗎?
Maldini:我相信這將會是一場很嚴苛的比賽,說不定是我的球員生涯中的第一次.......我參加了六次的歐冠決賽,這次的比賽或許我們將處於較為不利的立場參賽呢!
 
Q: 對了!在雅典那一場決賽,你們也是處於不利的立場,是吧?
Maldini那只是外面的風聲這樣說而已,對我們自己而言,我們始終相信自己的力量,相信能贏得勝利,對於那次的結果我們並不意外。這次我們是屬於不利的,當然這是在皇馬和尤文圖斯的賽事之前,大家都這麼認為的,不過,我們將會戰鬥到最後,我們會將獲勝的條件全都準備好,所有的所有的一切準備好。
 
Q:我記得一句你常說的話,「偉大的球員成就一個偉大的球隊」,兩年前有Inzaghi、Pirlo、RuiCosta加入,今年則獲得Nesta、Seedorf、Rivaldo等人,是他們的加入讓米蘭走上決賽之路的嗎?
Maldini:有關這種的哲學,我想看看皇馬的作法就可明白了。他們是贏了,再持續的一直獲取勝利....這是唯有偉大的球員才完成得了的功勳。米蘭也擁有著遠大的計劃,這是從很早以前就持續在進行的,而這個動作,直接的導引著我們走向曼徹斯特的決賽之路。
 
Q:聽說你對安切洛蒂和古柏共同處於一種被苛責的狀況中,感到很憤慨是不是? 實際上你認為是誰贏誰輸呢?
Maldini:Inter到底有幾年是最後打到歐冠的四強賽事中呢?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曾有了吧!在這種困難的狀況當中,能這樣的帶領著球隊打進到四強,擁有這樣成果的教練,想把他趕走,這是不對的。我認為還要更加的將平衡加進考慮當中,教練這項工作是必須要加以尊重的。
 
Q:本年度歐冠在剛開始的時候,是八月和Slovan Liberec的比賽時,現在終於在五月打進通往曼徹斯特的決賽之路,你個人的感受是如何呢?
Maldini:是我的夢想呀!......... 我一直夢想著進入決賽的可能性,而現今,當我能實際的站在這樣的立場、這樣的位置時,真的是心情非常非常的愉快。在球場上,也有像我和Billy這樣早已有過這種經驗的球員,不過就算是我們,也同樣擁有像RuiCosta、Sheva、Nesta他們那樣,同等的興奮感呀!
他們到現在都好像還不太敢相信自己會留在決賽圈當中呢!
作為一名足球選手,能夠體會到像這種感動的瞬間....這真的是用語言難以道盡的喜悅呀!
 
翻譯後記:這篇文章是經過雙重翻譯的,從義大利文到日文,再從日文到中文。中間如果有什麼疏漏,老實說也無從考究與查核。參考一下就好啦!從文章中可看出,這個訪問是在5月14日Euro Derby的第二天,也就是皇馬與尤文圖斯還未分出勝負之際進行的。隊長覺得比賽處於有點不利的狀態,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家都看好皇馬呢?隊長就是隊長,喜歡他能明言提到對Inter教練古柏的看法,是呀!整個歐洲賽場,能一口氣的打入四強,每一隊都是值得鼓掌。沒有真正的底蘊及實力,要打好防守足球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啦!(**注意,我可沒有挖苦的意思喔!愛深,責切,就算再怎樣喜歡後衛,也絕對不希望他們每回上場都很忙!)
還好記者沒問他對於米蘭教練的看法,Euro Derby第二場的下半場,準備死守的米蘭最可怕了,雖然是很個人的想法,總覺得有實力攻擊的米蘭,為何要死守呢?私下的,一直以為攻擊才是防守的最佳防衛起點呢!害我那一場比賽到最後看得心臟快停胃緊縮,Billy救險未成,隊長當然要承擔起責任,18歲 vs 35,36歲,整整就是一輪了,瞧!我多愛為隊長和Billy解釋呀!改不了的習慣啦!
 

milanhi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